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残虐帝王

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接连数日,瑶姬在昭霞殿内独自生活,并未有任何宫女前来服侍,一切得由自己打理。

虽有三餐供应,但菜色却比宫女们的膳食还差,令人无心动筷用膳。戴上脚缭的她,行动不便,只能以湿布拭净身躯。

在刑阑国,衣食无缺,宫女随侍一旁,尊贵无比……如今她却落到如此下场,禁锢冷宫,宛若囚犯。

蓦地,外头传来宫监传唤。

「王命瑶姬公主立即前往玉泉殿。」

瑶姬连忙自床上起身,揽镜自照,替自己绾了个典雅发髻,缓缓步出寝殿,随着宫监往玉泉殿的方向步去。

不知他传唤她有何用意?

然而一抵达殿堂,眼前的情景却让她震惊不已。文武百官坐满殿堂,皇-坐在中央黄金龙椅上,冷眼睨着她。

「刑阑国的公主姗姗来迟,可是故意让本王及百官久候?」皇-以众人都听得见的嗓音说道。

瑶姬低头不语。

沉重万分的脚镶令她行动不便,每走一步,艰困万分。他明知原因,却还特意在众人面前羞辱她……

「听闻-的歌声优美,本王今日特地请来百官一同聆听,可否请瑶姬公主立即高歌一曲?」皇-露出冷笑。

瑶姬脸色煞白。

要她在众人面前歌唱?就连皇兄也不曾命她如此.他可是将她视为一般的歌舞女伶?

「怎么不唱?」皇-挑眉。

她若是敢不开口歌唱,就是不给他面子,那么他就让她这辈子永远都无法再展喉歌唱。

瑶姬咬咬唇,不想被他看轻,随即展喉高歌。

嗓音轻柔,歌声缥缈,婉转清脆,悦耳动听,宛如燕语莺声,直入云霄。

如此天籁之音,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再加上她身段窈窕,姿色艳丽,不少官吏对她垂涎欲滴。

众人心中暗付,王能获得如此佳人为妃,可真是好福气。

她一曲唱罢,皇-面无表情的下令。

「再唱。」

瑶姬只得继续再唱,悦耳的嗓音充斥整座殿堂。她的视线,自始至终在他身上。

眼前头戴金冠、身着龙袍的皇-,器宇轩昂,全身散发一股浑然天成、唯我独尊的高傲气息。

他是她的夫,纵使他不打算待她好,她也会照他的吩咐去做,好让刑阑国的百姓免于战事威胁。

听她唱罢,皇-泛起残酷冷笑,冷冽无情的双眸睨着她。

「再唱。」他沉声下令。

众人立即明白尧日王的用意,是故意在众人面前羞辱她,纷纷目露同情的看向瑶姬。

瑶姬缓缓闭上眼,不让人瞧见眼底的痛苦。他的用意,她不是不晓得,但只要他想听,她就会一直唱下去。

一曲唱罢,再唱一曲,直到他满意为止。

悦耳动听的天籁之音,变得细微无力,略微沙哑。

众人虽然对她感到无限同情,但无人敢违抗王的命令,就只能这么继续听着她歌唱。

瑶姬唱完这一曲后,睁开眼瞅着他。

皇-并未回避她的视线,反而与她四目相接,唇瓣微勾,泛着残酷笑意,「再唱。」

众人莫不倒怞一口气。她都已是这模样,王竟然还要她再唱,可是要她永远再也发不了声?

瑶姬咬咬唇,杏眸泛着泪光,再度轻敌红唇,但无论她怎么试,就是发不了声,泪水立即自颊边落下。

皇-冷笑,「怎么?瑶姬公主可是觉得为本王歌唱太过委屈?」

瑶姬急着想否认,无奈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更别提开口说话,只能轻轻摇头做为回答。

泪水落得更急,怎么也止不住。

心宛若刀割,疼得令人难受。

皇-起身,缓缓步至她面前,伸出厚实大掌,紧紧箝着她小巧的下巴,令她动弹不得。

「-宛若笼中鸟,任本王宰割,若-不能鸣唱,要-何用?」冷冽眼神布满残酷笑意。

瑶姬因为多日未进食,只能虚弱无力的任他箝制,俏脸惨白,朱唇泛白,额际渗着冷汗。

皇-紧蹙浓眉,对她此刻虚弱的模样十分不悦。不过是要她唱几首歌,脸色就这么惨白?

多日未进食,体力尽失,再也支撑不住的瑶姬,突地陷入昏迷,当着他的面往后倒去。

没多想,皇-将她一把拥入怀,不让她倒下。

她的身子轻得仿佛一点重量也没有,也比想象中要来得纤细瘦弱,仿佛稍微用力就能折断她的腰身。

众人见状,又惊又讶。王竟会伸手接住她?

皇-探了探她的脉搏,虚弱无力,又见她就算昏迷不醒,蛾眉依旧紧蹙,神情痛苦,突然有股说不上来的莫名蚤动涌上心头。

一挥衣袍,众人立即退离,偌大殿堂只剩下他们两人。

皇-将瑶姬抱起,转身迈步前往昭霞殿。

阙楼回廊各处守卫、宫监见状,虽感到无比讶异,但也没人敢多说,以免人头不保。

向来至尊至贵、傲视一切的王,竟会抱着一名女子?

待他抱着瑶姬进入昭霞殿,却未见任何宫女前来服侍,又见放置在地上的粗糙膳食,剑眉更为紧蹙。

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又见她脚上所戴脚缭早已将她纤细的双足磨破皮,渗出血,但她却选择默默承受这一切,并无任何怨叹。

为什么她要这么做?他猜不透,也不愿去想。

他之所以会迎娶她,不过是将她视为一枚棋子,压根就不打算要与她有任何交集,就算她死在这座寝殿内,他也不会在乎……

厚实大掌轻柔地在她细致绝美的容颜上来回轻抚,为她柔开紧蹙着的蛾眉,逐渐往下抚去,停留在她那略微泛白的柔软唇瓣上。

随即,皇-被自己轻柔的手指举动所怔住。他这是在做什么?连忙将手怞回,不再碰触她。

凝视着掌心,有股陌生的情愫逐渐啃蚀他的心。看了眼仍在昏迷中的瑶姬……最后,他毅然转身步离。

绝不会让她轻易死去,日后还得好好利用她。

残星闪闪,远月如眉。

恍惚间,瑶姬幽幽醒来。

这里是……昭霞殿?她是怎么回来的?

她只记得自己在玉泉殿上,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厥过去,接下来的事便一点记忆也没有。

欲自床上起身,一名宫女立即伸手搀扶。

她不解的眨着双眸,望向陌生宫女,试着想出声,这才发觉自己喉咙疼痛万分,无法发声。

是了,她今日在殿堂上照他的要求不断歌唱,所以导致如此。

「公主,-别出声,如果有什么需要,只要写在这张纸上告知我就行。」宫女的圆脸上堆满了甜美的笑-

是谁?瑶姬连忙在纸上写下字,问出心头疑惑。

宫女看过,轻笑出声,「奴婢叫艾媛,是王派来服侍-的宫女。王见-似乎好些日子没用餐,特地派人送来好下咽的粥食。」

瑶姬眼庭满是诧异。他既然将她禁锢在冷宫中,为何还要如此用心?怎么也猜不透他到底有何用意。

「公主,-快吃粥,粥若是凉了可就不好吃。」艾媛连忙端来粥食,放在她面前,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奴婢很少遇见刑阑人,而刑阑人向来以人高马大闻名,可是公主怎么比奴婢还娇小?」

瑶姬轻轻摇头,唇瓣挂着浅笑,在纸上写下一行字。

天生如此。

「哇,好好喔,奴婢也想象-这样娇小可人,爹娘和其他的宫女总说我动作粗暴,一点都没有女人该有的样子。」艾媛见瑶姬公主人美,也颇好相处,立刻就喜欢上她了。

只是有些话她只能搁在心头,不敢说出口。

像瑶姬公主这么美的女人,却得不到王的宠幸,怕是日后只能永远待在冷宫,直到老死。

换作是她,倒还宁可嫁给普通的庄稼汉,过着平凡且幸福的生活,也不愿待在这华丽的牢笼内,凄凉的度过一生。

瑶姬很喜欢艾媛,她是个没有心机的好女孩,有了她陪伴在旁,往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再感到寂寞。

她看着热腾腾的粥,心里百感交集,小口小口吃着。

想不到……自己竟是在这种情况下,才吃到一道比较象样的膳食。

「公主,-若还是觉得饿,奴婢马上再去为-端来热粥。」艾媛取来一条干净手绢递向前,好让她拭净唇瓣。

瑶姬笑着摇头,表示不用了,伸手接过手绢,看着上头所绣的花样,蛾眉轻蹙。

「呃……奴婢的女红向来不巧,-可别取笑。」艾媛低下头,不好意思地搔着睑烦。

瑶姬站起身,往搁在一旁的黑檀木箧走去,取出针线,亲自穿针引线,在上头绣一些花样。

转眼间,那条手绢上的花样色彩鲜明,栩栩如生,宛若刚摘下的鲜花。

艾媛又惊又喜,「公主,请-一定要教奴婢怎么绣花。」待她学了几招,就能向宫中其他姊妹们炫耀一番。

瑶姬点点头,笑容甜美得令人心动不已。

「公主,-生得美,笑起来更美,若奴婢是男人,一定会马上娶-为妻,才不让-待在冷宫……」艾媛连忙住口,自知说错了话,不断用力掌嘴,「奴婢该打,真该打,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请公主见谅。」

瑶姬轻柔的握住她的手,不让她再自掴巴掌。

她说的也是事实啊!用不着自责。

艾媛看着瑶姬,见她的眼底有抹哀伤,却还是对她笑着摇头,要她别介意……再也忍不住……

「公主,奴婢好为-抱不平,好为-感到痛心。像-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我不在乎。瑶姬脸上依旧挂着一抹浅笑。

冷宫的生活也算是优闲自在,不必与他人起争执,又有何不好?她真的一点也不在乎。

艾媛很不好意思地看着瑶姬,「奴婢真不应该,竟然在公主面前这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瑶姬摇头,表示一点也不介意。

「对了,公主,-可得好好休息几日,千万别发声说话,若过几天情况还没有好转,奴婢再带-前去找御医,请他帮忙。」

瑶姬看着艾媛收拾空碗,转身离开。

偌大寝殿又只剩下她一人,心里的空虚与寂寞难以言喻。缓缓往窗子步去,望着天上的皎洁银月。

「啊……唔……」试着自喉中发几个音,但她此刻的沙哑嗓音就连自己也听不下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瑶姬以为是艾媛回来,立即转头绽出微笑。

然而当她瞧见那道挺拔身影时,甜美的笑容立即隐去。

怎么会是他?

「-那是什么眼神?」皇-停下脚步,-起利眸,紧瞅着她。

才一见到来人是他,就马上收起笑容,眼底充满恐惧……怎么?就这么不想见到他?

他冷冽的眼神,令瑶姬吓得全身微微颤抖。

「-怕什么?以为本王会吃了-?」皇-冷笑。瞧她活像是只受惊的兔儿,全身直打颤,让他感到好笑。

瑶姬咬着唇,轻轻摇头,假装镇定。

她不能在他面前太过恐慌,以免令刑阑国的皇族蒙羞。

「过来。」皇-沉声下令。

瑶姬虽不明白他又打算做什么,但她只能照他的命令,拖着沉重的脚缭,缓缓朝他走去。

在他足前约莫五步的距离便停下,她缓缓抬起头看着他,以眼神询问他,有何叭叨心刚?

皇-露出嘲讽味十足的邪笑,「就这么怕本王?」有趣,倒让他更想好好折磨她,看她露出更多痛苦神情。

瑶姬垂下眼,不敢点头。她怕他,真的怕他……从来不曾这么畏惧一个人,更猜不透他的心思。

皇-一个箭步上前,将她一把拥进怀中,紧紧揽着,眼底有抹兴味。「玩弄-,看-会有何反应,实在有趣。」

瑶姬又惊又惧,试着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他的束缚,最后她只能认命的任由他紧搂在怀中。

他就在她眼前,正搂着她的娇躯,她的脑海却是一片空白,喉咙也发不出声,只能眨着杏眸,紧瞅着这个邪魅男子。

「怎么不回话?」皇-深邃的双眸看着她。

「我……」瑶姬试着回答,却只说了这沙哑难听的一个字,便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皇-不由得拧紧眉,抿紧唇。才要她唱几首歌,就变成这样?

艾媛步入寝殿,一见皇-的身影,立即跪地叩拜,口呼万岁,心里却满是疑问,为何王会前来?他不是厌恶瑶姬吗?为何还会紧搂着她的娇躯不放?

皇-见宫女前来,这才放开怀中的瑶姬.但他厚实的手掌仍紧紧握着她的柔荑,不肯放开。

瑶姬见他的手依旧紧握着自己的小手,又看着眼前厚实宽阔的胸膛……忍不住双颊绯红。

她未曾与男人如此亲近,他是唯一。

「怎么脸红了?」皇-修长的手指在她掌间来回轻画,完全无视艾媛的存在。

呵,想不到他才搂着她没多久,她便脸红了,还真有趣。

瑶姬的俏脸更为绯红,-着柔嫩红唇,无法面对他,试着将手怞回,反而被他握得更紧。

他可是在捉弄她?还是……对她有意?

「如此艳丽绝轮的鸟,若不能歌唱又有何用?」皇-肆无忌惮地抚上她的脸庞,眼底布满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

瑶姬突然觉得他的手宛若一把利刃,在她脸上来回刮着。

原来……在他的眼中,她依旧是只笼中鸟,任由他宰割。她方才万万不该有些期待,有着遐想。

「怎么脸色突然变白了?」皇-抿唇低笑。

那浑厚低沉的笑声,却让瑶姬止不住全身颤抖。他所说的每句话,皆令人不寒而栗,而他的一个眼神就足以杀人于无形。

听闻他诡谲多变,暗中做了许多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无人敢违抗他的旨意……他生来就是至尊至贵的帝王。

而在他那冷冽无情的双眸底下,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他今夜前来见她,又是为了什么?

皇-见她全身依旧止不住颤抖,露出一抹笑。她的出现,令他在宫中又多了些乐趣。

瑶姬见了他的笑容,却只觉得阵阵寒意不断涌上心头。

「-既然来到玉岚宫,本王自然就会善待。」厚实大手紧握着她的柔荑,仿佛在对她立下誓言。

瑶姬眨着杏眸,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他说会善待她,这可是真的?现在的一切可是她的梦境?

仍跪地叩拜的艾媛,闻言忍不住全身颤抖。王所说的话,听来合情合理,但她却没来由的感郅害怕。

玉岚宫的宫监与宫女们,总是说王冷酷无情、不苟言笑,就连住在承欢殿内的宠妃丹云也无法猜透王的心思。

如今他却立下誓言说会待瑶姬公主好,很难不让人去猜测他是否别有用心,有所陰谋。

「怎么?不愿意本王待-好,为何不马上点头答允?」皇——起双眸,霸道的说。

他不打算给她任何考虑的时间,更不许她拒绝。

瑶姬看着他那带着邪气的双眸,明知他可能别有用心,但她却不可自拔地臣服于他。

她缓缓点头,表示愿意。

倘若他真的愿意待她好,这样又有何不妥?只要两国别交战,让百姓陷入战事中就好。

「那就好,-早点就寝,改日本王再来看。」皇-俯身在她唇瓣印下一吻,随即头也不回的步出寝殿。

待皇-离去后,艾媛这才抬起头,站起身迅速奔至瑶姬身旁,将她全身仔仔细细地检视一遍。

「公主,王……没有对-怎样吧?」真的好怕王会对柔弱的她做出什么残忍的事。

瑶姬摇头,表示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但她的俏脸却一片绯红,只因他那突如其来的一吻……

心儿怦怦跳,掌间与唇瓣上仿佛还遗留着属于他的温度与气息,让她怎么也忘不了。

「公主,-的脸怎么那么红?」艾媛不解的看着她。

瑶姬连忙垂下脸。

「-该不会受到风寒吧?现在已过仲秋,气候变幻莫测,可得小心点。」艾媛连忙扶着她躺到床上,并覆上薄被,包得密不透风。

瑶姬缓缓闭上眼,脑海一片空白。

他为什么要吻她?他不是厌恶她吗?而他又可会遵照诺言待她好?改日他当真会再度前来?

无数的疑问自心头扩散开来,却没个答案。

寅时,万籁俱寂,皎洁月光斜照玉岚宫,染上一抹银白,璀璨耀眼。

御章殿内,灯火通明,皇-斜靠在椅上,以手支额,看着各地探子所送来的密函。

文武百官,镇守边境将领……无一不在他的掌控中,只要一有贰心,立即除去,以绝后患。

立即铲除异己,彻底巩固势力,这是他向来不变的治国方式。在他眼皮底下,不许任何人乱来。

黑衣男子入内,朝皇-恭敬的施礼。

「王,探子回报,镇守东方的关阳将军李彻与齐陵国的一些官吏往来密切,并暗中搜罗铁器。」

皇-唇瓣微勾,眼底尽是冷冽杀意,「立即派人暗中将他除去,关阳将军一职由副将欧晋继任。」

「属下明白。」力奎恭敬的说。

皇-随即将手中的密函置于烛上烧成灰烬,「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冷眼瞅着力奎。

可真是难得了,力奎向来只要一接获命令便会立即离开,而今日他却还留在原地,想必尚有其他事要禀报。

「文武百官一致反对王娶敌国公主为妃。」

「那又如何?」皇-挑眉反问。

「日后倘若发生了什么事,刑阑王打算出兵攻打本国……」力奎顿住,不再多说。

皇——起眸,「会发生什么事?怎么不一次说完?」

「王向来英明,不必属下细说分明。」

皇-沉声低喝:「你不怕项上人头不保?」真是大胆!

「若怕,便不会启口。」力奎面无表情。

皇-眼底满是笑意,「你可是在担忧本王折磨她一事,被刑阑王得知,立即出兵攻打本国?」

力奎并未答腔。

「哼,本王的事,还用不着你来担忧。」皇-起身步至窗旁,笑看着窗外皎洁银月。

倘若刑阑王真要出兵,正合他意,他暗中训练多年的精锐士兵以及开发多年的连弩、投石器终于有大显身手的机会。

「属下担心的尚有一事。」

皇-神情不悦的转身怒瞪着他,「今儿个你挺多话的,可是想把自个儿的人头一同献上?」

如果他想死,他自然会成全。

「属下只是为王担忧,如此而已。」力奎不卑不亢,毫不畏惧。

「喔,那你又替本王担什么忧了?」皇-冷笑。

他倒要听听,又有什么事让力奎忧心忡忡,非得冒着性命危险告知?倘若说的是无关紧要的蠢事,便马上摘下他的项上人头。

向来果敢直言的力奎,此刻竟有些许犹豫,好半晌才缓缓开口。

「属下怕……王会爱上她。」

口中的她,不必多说,王也知晓他所指的是何人。

皇-先是一愣,随即豪迈的大笑出声。

「本王怎么可能会爱上她?」不得不说,力奎逗笑他了。

力奎神情严肃,并未答腔。

皇-邪佞一笑,「本王要的是江山,美人只不过是用来暖床的工具,随时可弃。」瑶姬将会随时没命。

力奎不再多说,随即退离殿堂。

皇——起利眸,双手紧握成拳,恶狠狠往殿外看去,而那个方向正是瑶姬所居的昭霞殿。

他绝不会爱上任何人,尤其是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