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箓

第三百六十九章 真龙煞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烦请稍后订阅)
(半小时左右进行更改)
(如有订阅,烦请进入书籍目录页,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章节即可。)
………………
许道随着白骨观主,往洱海仙园所在的地方飞去,他的面色宁静如湖,但是心中依然有惊雷翻滚炸弹。
微眯眼睛,许道瞥着身旁的白骨观主,不知对方现在又在想什么。
很快,两人便到达了水坞范围的正中央。这一次来到这里,许道并没有感觉周围有道士坐镇,空荡荡的,连阵法都没有。
但是和前几次相比,他感觉周遭给人的感觉更加压抑,海面平静得像丝绸般,一点波折都没有。
无需许道或白骨观主开口,捧在他手心的那张淡金色帛书,便自行大放光明,跳出他们的手掌。
一扇金灿灿的大门当即从中间打开,露出内里水墨画般的黑白世界。
亭台、楼阁、栏杆、断壁残垣,仅有三团带有颜色的人形墨团,或坐或立,安静的待在其中。
白骨观主盘坐在莲台上,双手从膝上拿起,左手拈花作了一揖:“见过三位道友,叨扰了。”
话说完,她便一甩袖子,莲台推动,带着许道往内里飞去。
再次进入仙园的过程,许道再次感觉头晕目眩,双目中仅有金色流光盘旋闪过,例如之前般,完全不知自己是如何进入其中的,也不知洱海仙园究竟是否就在海面之下。
更让他感觉发懵的是,与之前刹那间的昏厥不同,此番的头晕目眩之感,竟是持久地出现在他脑中,让他完全无法视物,打量四周。
许道心中急忙闪过念头:“这肯定是道师他们在施法,迷了我的神智!”
强定心神,他镇压下心中安危不定的感觉,默念清静篇法诀:“人神好清……人心好静……人性澄澈……”
颗颗符种在他的灵台中闪烁,相继绽放光明,使得他脑中的晕眩感退却不少。
许道再次瞪大了眼睛观看四周,结果出现在他目中的并非是以前见过的废墟、也不是亭台楼阁,或者说是但并非真实。
一笔笔或浓或淡的墨痕横列在他的眼中,简单几笔点勾勒出亭台楼阁、宫殿砖瓦,一如刚刚进入仙园前看到的内里一般。
他低头俯视自己脚下,发现脚下的骷髅莲台同样是由浓墨淡笔画出的,就连他自己的双足,以及身上穿着的道袍,也都是图画似的样式。
旁边有模糊不清的声音响起:“观主不远千里……我等有失招待。”
“不敢不敢……”
声音虽然模糊,但许道还是从中分出是几个不同的人在说话,其中两个主要交谈的,赫然分别就是金麟道师和白骨观主。
他在一抬头,便发现周遭正有是团颜色不一的人形面对面盘坐,其色彩有金有白有银有青,在黑白单调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是洱海道宫的三位道师和白骨观主!”
但是许道瞪大的眼睛,但充斥他眼中的,依旧是四团彩色的模糊人形,仅有轮廓而分辨不出具体的面孔。
就连四个人口中交谈的话,是含糊不清,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被风吹过来似的。
听不太清楚,于是许道偷听着,一边又分心打量起自己起来。他发现处在这种画纸似的环境当中,自个的身上也是黑白分明,并不半点彩色,就和旁边的亭台砖瓦等死物一样。
这顿时就让许道心中浮想翩翩:“此地究竟是何地?竟如壁画般……莫非只有金丹道师出现在这里,身上才会有黑白之外的颜色?”
他细细摸索着,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并非仅由黑白二色构成,还有一点土黄色隐隐出现在他的腰上,不仔细观察还观察不到,极其细微。
许道具体看过去,发现这点土黄色所在的位置,赫然就是他的下丹田,且其闪烁之间,形体虽然细小,但隐约可见钩状的形态。
“这是、、内天地中的敛息玉钩?”许道心中当即一惊。
他连忙伸出手遮挡在了自己的腹部跟前,让这点隐约闪现的土黄被彻底遮盖住,以免暴露了端倪。
要知道,周围的白骨观主等人虽是在相互对话,但许道感觉四人的目光不时就会放在他的身上,也在打量着他的一举一动。
遮住身上的黄点之后,许道的心中念头翻滚:“敛息玉钩乃是舍诏信物,传言中也是仙园钥匙,如今就算是藏在内天地中,也还是有异象,肯定还有其他的作用。”
只是自从得罪了雷诏等部族之后,他便一直和道门中的宗族道士交恶,没能弄清楚五诏部族的信物究竟有什么用途。
而且也只是雷诏等部族觊觎他身上的玉钩,金麟道师等人并未表现过分毫,作用应该也没有达到让金丹道师觊觎的地步。
但是不管怎么说,许道还是老老实实的遮住了自己身上的黄点,以免被就在近处谈话的四位道师察觉。
白骨观主等人谈话的过程并不短,期间似乎还有股股神识波动着,气氛也不太和平。只不过这些和许道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担心四人谈崩,眼下也无法做些什么。
其不仅无法做些什么,反而还得继续佯装头昏眼花,免得被金麟道师等人知晓了他还保持着清醒。
虽说如此,在许道处心积虑的瞅看之下,他将四周的景象也纳入了眼。
突地,许道惊讶起来:“咦,除了白骨观主和三位道师外,还有东西也有色彩!”
不像他刚才想的,除了金丹道师,此地所有的东西都只是黑白二色。并且有颜色的东西不止一处,仅仅进入他眼中的便有三处。
而且在许道的视野尽头,最后一处彩色墨团似乎不止一点,而是比之四个金丹道师都要大。
………………
(烦烦请稍后订阅
………………
(烦烦请稍后订阅
许道随着白骨观主,往洱海仙园所在的地方飞去,他的面色宁静如湖,但是心中依然有惊雷翻滚炸弹。
微眯眼睛,许道瞥着身旁的白骨观主,不知对方现在又在想什么。
很快,两人便到达了水坞范围的正中央。这一次来到这里,许道并没有感觉周围有道士坐镇,空荡荡的,连阵法都没有。
但是和前几次相比,他感觉周遭给人的感觉更加压抑,海面平静得像丝绸般,一点波折都没有。
无需许道或白骨观主开口,捧在他手心的那张淡金色帛书,便自行大放光明,跳出他们的手掌。
一扇金灿灿的大门当即从中间打开,露出内里水墨画般的黑白世界。
亭台、楼阁、栏杆、断壁残垣,仅有三团带有颜色的人形墨团,或坐或立,安静的待在其中。
白骨观主盘坐在莲台上,双手从膝上拿起,左手拈花作了一揖:“见过三位道友,叨扰了。”
话说完,她便一甩袖子,莲台推动,带着许道往内里飞去。
再次进入仙园的过程,许道再次感觉头晕目眩,双目中仅有金色流光盘旋闪过,例如之前般,完全不知自己是如何进入其中的,也不知洱海仙园究竟是否就在海面之下。
更让他感觉发懵的是,与之前刹那间的昏厥不同,此番的头晕目眩之感,竟是持久地出现在他脑中,让他完全无法视物,打量四周。
许道心中急忙闪过念头:“这肯定是道师他们在施法,迷了我的神智!”
强定心神,他镇压下心中安危不定的感觉,默念清静篇法诀:“人神好清……人心好静……人性澄澈……”
颗颗符种在他的灵台中闪烁,相继绽放光明,使得他脑中的晕眩感退却不少。
许道再次瞪大了眼睛观看四周,结果出现在他目中的并非是以前见过的废墟、也不是亭台楼阁,或者说是但并非真实。
一笔笔或浓或淡的墨痕横列在他的眼中,简单几笔点勾勒出亭台楼阁、宫殿砖瓦,一如刚刚进入仙园前看到的内里一般。
他低头俯视自己脚下,发现脚下的骷髅莲台同样是由浓墨淡笔画出的,就连他自己的双足,以及身上穿着的道袍,也都是图画似的样式。
旁边有模糊不清的声音响起:“观主不远千里……我等有失招待。”
“不敢不敢……”
声音虽然模糊,但许道还是从中分出是几个不同的人在说话,其中两个主要交谈的,赫然分别就是金麟道师和白骨观主。
他在一抬头,便发现周遭正有是团颜色不一的人形面对面盘坐,其色彩有金有白有银有青,在黑白单调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是洱海道宫的三位道师和白骨观主!”
但是许道瞪大的眼睛,但充斥他眼中的,依旧是四团彩色的模糊人形,仅有轮廓而分辨不出具体的面孔。
就连四个人口中交谈的话,是含糊不清,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被风吹过来似的。
听不太清楚,于是许道偷听着,一边又分心打量起自己起来。他发现处在这种画纸似的环境当中,自个的身上也是黑白分明,并不半点彩色,就和旁边的亭台砖瓦等死物一样。
这顿时就让许道心中浮想翩翩:“此地究竟是何地?竟如壁画般……莫非只有金丹道师出现在这里,身上才会有黑白之外的颜色?”
他细细摸索着,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并非仅由黑白二色构成,还有一点土黄色隐隐出现在他的腰上,不仔细观察还观察不到,极其细微。
许道具体看过去,发现这点土黄色所在的位置,赫然就是他的下丹田,且其闪烁之间,形体虽然细小,但隐约可见钩状的形态。
“这是、、内天地中的敛息玉钩?”许道心中当即一惊。
他连忙伸出手遮挡在了自己的腹部跟前,让这点隐约闪现的土黄被彻底遮盖住,以免暴露了端倪。
要知道,周围的白骨观主等人虽是在相互对话,但许道感觉四人的目光不时就会放在他的身上,也在打量着他的一举一动。
遮住身上的黄点之后,许道的心中念头翻滚:“敛息玉钩乃是舍诏信物,传言中也是仙园钥匙,如今就算是藏在内天地中,也还是有异象,肯定还有其他的作用。”
只是自从得罪了雷诏等部族之后,他便一直和道门中的宗族道士交恶,没能弄清楚五诏部族的信物究竟有什么用途。
而且也只是雷诏等部族觊觎他身上的玉钩,金麟道师等人并未表现过分毫,作用应该也没有达到让金丹道师觊觎的地步。
但是不管怎么说,许道还是老老实实的遮住了自己身上的黄点,以免被就在近处谈话的四位道师察觉。
白骨观主等人谈话的过程并不短,期间似乎还有股股神识波动着,气氛也不太和平。只不过这些和许道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担心四人谈崩,眼下也无法做些什么。
其不仅无法做些什么,反而还得继续佯装头昏眼花,免得被金麟道师等人知晓了他还保持着清醒。
虽说如此,在许道处心积虑的瞅看之下,他将四周的景象也纳入了眼。
突地,许道惊讶起来:“咦,除了白骨观主和三位道师外,还有东西也有色彩!”
不像他刚才想的,除了金丹道师,此地所有的东西都只是黑白二色。并且有颜色的东西不止一处,仅仅进入他眼中的便有三处。
而且在许道的视野尽头,最后一处彩色墨团似乎不止一点,而是比之四个金丹道师都要大。
其不仅无法做些什么,反而还得继续佯装头昏眼花,免得被金麟道师等人知晓了他还保持着清醒。
虽说如此,在许道处心积虑的瞅看之下,他将四周的景象也纳入了眼。
突地,许道惊讶起来:“咦,除了白骨观主和三位道师外,还有东西也有色彩!”
不像他刚才想的,除了金丹道师,此地所有的东西都只是黑白二色。并且有颜色的东西不止一处,仅仅进入他眼中的便有三处。
而且在许道的视野尽头,最后一处彩色墨团似乎不止一点,而是比之四个金丹道师都要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