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一胎六宝:总裁爸比超凶猛

第499章三个男人演的一出戏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继而看着他身边的林筱乐说:“老战有这样的儿媳妇,泉下一定会很欣慰的。”
“秦伯伯好。”
战瑾煵示意了一下林筱乐,她带着羞涩轻声的叫了一声。
“等着喝你们俩的喜酒哟。”秦忠远笑着迈向电梯那边。
战瑾煵则带着林筱乐一起去自己的办公室。
今日的局面,战瑾煵全部都预测到了。
此时汪净祥对那些人的处理,也早就给出了方案。
为了给他们血一般的教训,那些没有与战氏集团签订解约书的董事们,所获得的四倍利润,全部都得从解约的那些董事们身上出。
以张永才马首是瞻的那些董事们,想要继续留在战氏集团,就必需隐忍着,接受这种处置。不仅如此,他们还有一年的实习期,如果在这其中哪里做得不够好,随时都会被战氏集团踢出局的。
“这都是你们合计好的吗?”林筱乐满腹的疑虑,直到此时来到办公室,她才有机会询问着战瑾煵和宫昊宸。
“宫氏集团没有破产,公司门口每天上门去闹那些人是谁?”
“还有我把林氏集团的资金投入在宫氏集团中,是不是压根儿就不需要呀?”
“不管是宫氏,还是战氏,你们俩所表露出来的担忧和恐惧,全部都是假的?”
她现在一片懵懂,震惊得不知如何是好。连续询问着他们俩。
“……”然而,站在一边的黄雅凌,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她有想过战氏集团所到的危机,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危机。但表面上实在是太像了,她又无法查出其中的端倪。只能够换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态度,以及尽量帮战瑾煵的举动。
时局婉转得太快了,一时之间,她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一次性问这么多问题,你要我先回答你哪一个?”战瑾煵拿起杯子,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风云已变,就算他现在喝白开水,味道也是非常享受的。
“反正我只知道一点,就是你们俩合起伙的来骗我。我还真的相信了,还跟张永才他们大闹。”
“对不起。”战瑾煵把喝过的水杯递给林筱乐,还宠溺的向她道歉。
一旁的黄雅凌看着这一幕,心实在是太酸了。更是尴尬自己是多余的。
宫昊宸看出了她脸上的不适,刻意向林筱乐解释:“其实在做这件事之前,我们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毕竟宫品海为了得到宫氏的一切,还想瓦解战氏集团内部关系,从中获取更多利益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
我想宫品海之所以会那么深信,我们两家公司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全依靠了时钧昊帮我们演的那场戏。
如果景雪和时钧昊不请求你,让你拿出林氏集团的资金帮宫氏集团。宫品海不会放下戒备。
宫氏集团的明细宫品海是可以看到的,林氏集团拿了多少资金投入,他全部都知道。
你利用林氏集团的资金投入到宫氏集团的时候,宫品海暗中让人做手脚,把那些资金全部都吸入到自己的腰包里。
那么那就变成了一个永远都填不上的无底洞。
林氏集团的资金被掏出来,宫氏集团依旧解决不了燃眉之急。战氏集团的内部董事们要解约走人,你再想利用林氏集团帮战氏集团就不能了。因为你已经没有多余的资金了,战氏集团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被迫宣布破产。
宫品海自以为自己很了解宫氏集团内部的运营,殊不知宫氏与战氏还有一条隐密的内线流程合作,这只有我和瑾煵,以及最信任的助理知道。
通过那条隐密的内线流程,我把宫氏集团的资金转走,留下一个空壳子。而瑾煵也可以利用同样的办法,让战氏集团看起来有危机的状态。
至于宫氏集团门口大闹那些人,有属于宫品海的人,也有真正要债的。还有我们自己安排的人,毕竟做戏得做全嘛。”
“你们最信任的助理都知道,我却不知道,你把我也防着呀?”林筱乐故意带着醋意说着。
“不是防着你,而是如果你知道这件事,你和景雪两个人的戏,就未必会演得那么真实。宫品海看出端倪的话,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想再一次套住那只老狐狸就太难了。”
战瑾煵温柔的向林筱乐解释。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黄雅凌冷笑一声,讽刺着自己。
她来这里完全就是多余的,就好像她和宫品海一样的愚蠢,战瑾煵哪里需要她来帮助的地步?战氏集团又怎么可能在他的经营下破产呢?
她想帮战瑾煵,想要在他的面前得到一个好,简直比登天还难呀。
黄雅凌拿着自己带来的东西,转身离开战瑾煵的办公室。
“我去送他。”宫昊宸对他们说了一句,紧跟着跑了出去。
要不是为了战氏集团眼下的局面,林筱乐刚刚看到宫品海走的时候,她一定会冲动的跑出去追那个男人索要克约汉限量画笔的。
童居。
战瑾煵接到佣人的电话,乐儿出事了,急得他立刻带着林筱乐赶回去。
别墅的天台,战永乐独自一个人坐在天台的边沿双腿吊搭在边沿上,手中还拿着一把水果刀。
战永承和弟弟妹妹以及家里的佣人,谁也不敢擅自上去,因为战永乐做出了更危险的举动。他用水果刀把自己的手指划伤,鲜血从楼上滴落下来,院子里的地面上血水清晰可见。
“乐儿……”
夫妻二人从车上下来,在看到天台上的小家伙担忧得大声叫喊。
“妈咪。”
“爹地。”
孩子们纷纷跑过去,惊恐得有些不知所措。
“弟弟怎么会跑到楼顶上去?他为什么要用水果刀划伤自己?”战瑾煵一把将承儿拉过来询问。
“呜……”战永承吓得直哭。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林筱乐质问着家里的佣人。
“少奶奶,我们也不知道呀,早上他们还玩得好好的。喜儿小少爷说想要吃苹果,他就用茶几上的水果削了一个吃。他刚把水果刀放下乐儿小少爷就说,他要吃喜儿小少爷削好的那一个。
可是……喜儿小少爷没有给他,他就拿着水果气得跑上了楼顶。
大家都以为乐儿小少爷只是跑回卧室玩了,没想到他……他用水果刀划伤自己的手,还一直坐在天台上。我们靠近他……他就咬牙切齿的哭泣。”
喜儿那么贪吃,他自己削好的苹果,如果不是他心甘情愿给别人,对方肯定是拿不到的。
这样的事情以前出现过很多次,可乐儿从来都没有做出过如此过激的行为。
“我上去看看。”战瑾煵放开承儿,急切的往楼上奔跑。
正午的阳光炙热又刺眼,乐儿的小身子坐在顶楼的边沿,仿佛随时都会有掉下去的可能。
虽然这童居的小别墅只有三层楼高,可真的掉下去了,不死也会残废的。
“乐儿。”战瑾煵温柔的叫着他。
“嘻嘻……”小家伙没有说话,缓缓扭头望向他。扬起手中的水果刀冲着他直笑。
“乐儿你坐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过来,爹地和妈咪都回家了。我们带回了你喜欢吃的草莓蛋糕,你要再不下去的话,当心被哥哥他们吃完了。”战瑾煵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小家伙迈过去,双手还一直呈要抱他的举动。
“呜……”乐儿突然从笑变成了哭,还用手中的水果刀,直接划了一下手指。
鲜血沿着他的手指流淌在地面上,吓得战瑾煵顿时停下了脚步。
“乐儿,你这是做什么呀?不要伤害自己,把手中的水果刀扔了好不好?四哥不给你吃苹果,呆会儿爹地帮你亲自削一个好吗?乖乖的不要哭,爹地过来抱你好吗?”
“啊啊啊。”战永乐扬起手中的水果刀,在天台的边沿疯狂的划着,那举止仿佛在向战瑾煵示威,不让他过去。
院子里的林筱乐按捺不住,同样奔跑到了楼顶。
“乐儿,你不要妈咪了吗?你不要做傻事好不好?你这样会让妈咪很心疼的?发生了什么事,至于让乐儿如此伤心,过激的伤害自己呀?”林筱乐看着乐儿手指上的伤口,他白色的体恤上都沾染了鲜血,心疼得她伤心欲绝的哭起来。
“乐儿,是不是妈咪没有照顾好你,你才不要妈咪的呀……呜……”
“把水果刀扔了好不好?我和妈咪一起接你下去。”战瑾煵见战永乐将目光转移到林筱乐的身上,趁着此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小家伙从地上抱了起来。
出乎他的意外,战永乐没有反抗他,也没有做出更过激的行为。倒是把战瑾煵吓得够呛,一把将他手中的水果刀扔掉。
“乐儿……”林筱乐心疼的将战永乐从战瑾煵的怀里抱过来,如获至宝一般。
“妈咪。”战永乐奶声奶气的叫着她,还伸手为她擦拭着眼泪。“疼……”
他盯着自己受伤的手指,漆黑的眸子一片懵懂,林筱乐的脸上还被他擦拭上了好些血渍。
“妈咪,你的脸……受伤了吗?”他的手再一次触及到林筱乐的脸上。“可我的手……怎么那么疼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