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学霸凶猛

509:我不是笑你一个,我是笑在场的所有人!(大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毫无疑问,戴蓉刚才的话,让一部分人舒服,同时也让一部分人不爽。
作为孔书成的铁杆粉,刘小通自然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喂,这位姐姐,你…你到底是谁啊?咱们书成哥得罪你了嘛?你好端端的怼他干嘛啊?你认识咱们书成哥嘛?你对他的过往了解多少?”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刘小通只要一生气,说话时就容易结巴,而且脸都是红的。
“呵呵,姐姐我当然认识孔书成。我不仅认识他,半年前还加过他的微信呢。哦,不好意思,我刚说错了,是孔书成加过我的微信。”戴蓉轻飘飘地扫了刘小通一眼,冷笑道:“小朋友,你也好像也被孔书成圈粉了吧?你跟他很熟嘛?”
刘小通气得满脸通红:“废话,我在初赛的时候,就跟书成哥坐在一起了。他的实力,用不着你来质疑。而且,你也没有那个实力去质疑别人。有本事,你也提前交卷啊。”
话音刚落,旁边的董洪明立刻补刀一句:“小通,你就别再说了。人家戴蓉,可是市长千金啊,人家戴小姐肯定不会提前交卷的。哦对了,我还听人说,人家戴小姐在考试快结束的时候,差点儿都急尿了。监考老师发现是市长千金,赶紧主动给她开绿灯,让她多写了一分钟呢。所以,提前交卷不算真本事,能够让监考老师把考试时间延长,这才考验爸爸的实力和背景啊!”
戴蓉:“你,你胡说!”
刘小通大笑:“哈哈哈,原来如此。看来,咱们啥都不缺,就缺一个市长爸爸啊!”
戴蓉:“你……你们两个贱人,要再敢瞎说,信不信我撕烂你们的臭嘴!”
她狠狠地瞪了董洪明和刘小通一眼,并且大声骂道:“喂,你们两个脑残,孔书成是你们的爸爸嘛?你们用得着这样无脑跪舔他嘛?”
刘小通:“不是跪舔,而是实事求是。咱们书成哥凭本事提前交卷,你为什么说他穿的是‘皇帝的新装’?”
旁边的董洪明嘿嘿一笑,假装用手捂着嘴说道:“小通,你难道看不出来嘛?其实,戴小姐早就对咱们孔哥有意思了。不过呢,咱们孔哥早就名草有主了,她吃不到葡萄,这不是有点儿柠檬了嘛?女人这种物种啊,只要是自己得不到的,都想着亲手毁灭掉啊。哦对了,小通,你现在还小,不懂有些女人的阴暗面,以后你慢慢就会明白了。”
他这么一说,全场立刻哄笑。
戴蓉气得胸部剧烈起伏。
周落霞则没说话,她只是背过身去,想要继续和刘希珺聊天。但不知为何,刘希珺仿佛也突然没有了和周落霞聊天的冲动。或许,董洪明刚才的话,无形中也刺激了刘希珺本人。
此刻,董洪明的挑衅,一下就将戴蓉的杠精潜力值给激活了,她冷冷一笑:“呵呵,像孔书成这种花心大萝卜,说实话本小姐还真就看不上。不过,咱们就事论事,这次的考试,孔书成的最后一题,的确是烂到了极点。”
董洪明:“哦,戴小姐,你凭什么说这个话?”
戴蓉嘴角一抽:“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本小姐在交卷的时候,不小心偷看了孔书成的最后一题证明题了。说实话,他写的最后那道题,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啊。当时,我都想给他的试卷配一曲《二泉映月》了。”
董洪明:“……”
这一下,他顿时语塞了。
毕竟,从实力讲,董洪明只是个苟在010号考场的二等考生。在茫茫850多名考生之中,他董洪明的初赛成绩仅仅排在355名。正所谓,白天不懂夜的黑。010号考场的考生,又怎么可能会知道001号考场发生的事儿呢?
不仅董洪明不敢说话,此刻,就连其他的瓜友,也都不敢轻易发表意见了。
甚至,就连奥数三剑客的彭一博、黄启凯、欧阳力轩也都不敢多嘴了。毕竟,他们几个也没有亲眼见识过孔书成的试卷。现在,只有戴蓉一个人看过孔书成的试卷。所以,她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但是,刘小通还是不服气。
他笃定地认为,孔书成不可能会像戴蓉说的那样菜鸡:“喂,戴蓉,你见过孔书成的试卷那又怎样?你又不是监考老师,你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孔书成的试卷?难道,你亲眼看见,孔书成的试卷都是空着的?”
戴蓉摇了摇头:“不不不,孔书成的试卷,写倒是全都写满了。”
刘小通:“那就是啊。”
戴蓉诡异一笑:“呵呵,孔书成虽然将试卷写满了,但是肯定拿不到高分。尤其是他的最后一题。”
刘小通:“喂,你凭什么这么说?”
戴蓉呵呵一笑,然后用手指了指刘小通:“小朋友,我想问你,最后一道证明题,你一共用了几个步骤?”
刘小通:“五……五十步啊。”
“Nice,很好,我也用了五十步。”戴蓉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旁边的彭一博、黄启凯、欧阳力轩、宁采臣等人:“你们呢?最后一道证明题,用了几个步骤?”
大家的回答,如出一辙。
基本都是“五十个步骤”。
最后,戴蓉没说话,只是缓缓地走到周落霞跟前,笑容有些牵强地问道:“周大美女,你呢?”
周落霞有种不详的预感,她黛眉微蹙地回答道:“我也用了五十个步骤。”
“哈哈哈,哈哈哈!”
戴蓉突然像个白发魔女一样,站在人群中狂笑不止:“哈哈哈,既然在座的各路大神,最后一道证明题都用了五十步。那么,我想请问,孔书成凭什么只用七步,就能搞掂它?”
此言一出,全场立刻就炸了。
“卧槽,什么情况?孔书成最后一题,就只用了七步?”
“不是吧?咱们考场里面,比较卢瑟的解法,都用了三十几步啊!”
“最后一题21分,如果只是七步的话,撑死也就只能拿个三四分了吧!”
“万万没想到啊,孔书成提前交卷,居然只是个炸胡啊?”
“孔书成的偶像人设,瞬间崩塌了。”
“没错,我还以为,孔书成能在100分钟内结束战斗呢,原来他就是虎头蛇尾的摸鱼怪啊?”
“‘虎头蛇尾’这个词或许不大礼貌。我更倾向于说,孔书成只是在现场搞了个七步诗,然后潇洒走一回地圈粉无数。”
“哈哈哈,七步诗可还行?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关于孔书成“七步诗”的讨论,愈演愈烈。
刘小通、宁才哲、董洪明、刘希珺、周落霞等人低头不语。
尤其是周落霞,此刻,她紧张得心怦怦直跳。
就在这个时候,冷明秀老师和其他十来个省队成员也都过来了。大家一听说孔书成作了个“七步诗”后,也都陷入了沉默。
坦白说,孔书成作为他们这些人心中的旗帜,仿佛一下子就倒下了。
微微凉风中,冷明秀老师长叹一气。她小声地问旁边的周落霞:“最后一题,如果孔书成只拿了三四分的话,他还有没有机会杀入国集?”
“……”
周落霞咬了咬嘴唇,正要说些什么宽慰的话,但旁边那些魔都省队的考生立刻就哄堂大笑道:“第一场考试,就有一道题沦陷,想要进国集,几乎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这时,潘一瑞还雪上加霜地说道:“哎,我还以为,孔书成提前交卷是志在必得呢。原来,他只是江郎才尽,强行交卷,强行装逼啊。最后一题,他如果都肝不出来的话,想要杀入国集,几乎没有机会了。要是我的话,后面一场考试都懒得再考了,完全就是走走过场罢了。”
冷明秀老师:“喂,这位同学,你是哪里的?说话怎么这种调调?阴阳怪气的!”
潘一瑞:“老师您好,不好意思,我是来自魔都省队的潘一瑞,华东师大附中的。以前,我就读于美国的哈弗西湖中学,去年才转回国内的。坦白说,我也是刚刚才认识孔书成的,我跟孔书成已经是朋友了。”
冷明秀老师:“看你这嘴皮子,好像还挺厉害的。”
潘一瑞:“一般一般,全班第三。我是在002号考场的。哦对了,我和落霞也是同一个考场。”
大家注意到,他竟然恬不知耻地直呼“落霞”。
周落霞则扭过头去,不想看他那张花花公子的油腻脸。
冷明秀老师:“潘一瑞同学,你凭什么说,孔书成就已经没有机会了?”
潘一瑞耸了耸肩:“老师,我可没有说孔书成没有机会啊!我只是说,孔书成想要进入国集大名单,基本上就没戏了。”
冷明秀:“为什么?”
潘一瑞:“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来看,每年的CMO考试基本上是模拟IMO进行的,一共两场考试,每天三道题,限时四个半小时完成。每题是21分。当然,IMO试题是每题7分。所以,两场CMO考试下来,总分是126分,题目难度也接近IMO。不过,如果有一题拿不到及格线以上的分数的话,估计就很难进入国集大名单了。当然,如果孔书成下一场考试发挥的好,或许他还是可以拿个二、三等奖。”
经潘一瑞这么一说,冷明秀老师便不再说话。
作为带队老师,冷明秀自然也知道,如果孔书成在第一场考试就遭遇滑铁卢的话,恐怕……真的没有什么希望杀入国集了。毕竟,每年的CMO选拔赛,都是大浪淘沙。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一念及此,冷明秀老师不禁摇了摇头,然后拍了拍情绪有些低落的周落霞,安慰道:“落霞,你们这些人,好好考吧。回头,我还是要再去批评批评孔书成,他……他实在是太过狂妄了!”
话音刚落,身后突然有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狂妄的人,往往都是有实力的!”
所有人扭头一看,原来是瘸腿少年陈长庚。
刚才,大家在一起口嗨的时候,陈长庚始终一言不发,他只是静静地将身体倚靠在旗杆上,望着远处校门口停着的几辆大巴车。
冷明秀老师扭头看了陈长庚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尬笑一下。
然而,旁边的戴蓉,却对眼前这个前来踢场子的瘸子,十分不爽。
戴蓉斜眼瞟了一下陈长庚,冷哼一声道:“喂,既然,你这么崇拜孔书成的狂妄,你为什么不像他一样,提前交卷呢?”
陈长庚的眼神,依旧没有从远处的大巴车上移开,只是呵呵一笑:“我已经提前交卷了啊!”
他这么一说,旁边的三叉戟彭一博、黄启凯、欧阳力轩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
最夸张的,当然还是欧阳力轩,他简直都快要笑岔气了:“哈哈哈,长庚兄,考试结束的时候,你就只排在我前面一丢丢好嘛?你这也叫提前交卷嘛?实话实说,我要是不看在你腿脚不便的份上,都已经插队排在你前面交卷了。不好意思啊,我无意冒犯你。不过说实话,你那真的不叫提前交卷啊。拜托了,大佬,就放过好嘛?”
说完之后,欧阳力轩还夸张地冲陈长庚作了个揖。
其他人也跟着在心里暗笑。
只不过,鉴于陈长庚身体上有残疾,大家也不好笑出那种夸张的杀猪声来。
然而,陈长庚淡淡一笑,目不斜视地说道:“呵呵,我刚才说我提前交卷,只是相对而言。如果你们的记忆力不是很差的话,或许也应该知道,我考试是迟到了20分钟的。所以,从时间跨度上讲,我跟你们同时交卷,那就说明我提前了20分钟交卷。请问,我这么说,有毛病嘛?”
欧阳力轩:“……”
彭一博:“……”
戴蓉:“……”
所有人:“……”
卧槽,竟不能言。
这个嘴硬的死瘸子,狡辩还挺有一套的嘛。
他迟到了20分钟,然后准点交卷。从某种意义上说,整个001号考场里面,除了那个写七步诗的孔书成之外,他的确算是第二个提前交卷的人啊。
嗯,没毛病!
只是……
陈长庚为什么要为孔书成洗白呢?
现在,谁都知道,孔书成最后一道证明题,只写了七个步骤啊。
戴蓉静静地看了陈长庚数秒后,冷冷一笑:“陈长庚同学,我知道你考试的时候,就坐在孔书成后面。按理说,你应该最清楚,孔书成最后一题,错的很惨吧?”
陈长庚没有说话,只是学着戴蓉的样子,冷冷一笑。
戴蓉脸色渐渐地有些难看:“喂,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陈长庚:“我不是笑你一个,我是笑在场的所有人。”
戴蓉:“……?”
欧阳力轩:“……?”
彭一博:“……?”
黄启凯:“……?”
他们都在想,这个死瘸子,今天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不消化,居然满口喷粪?
几个呼吸后,戴蓉又问:“你凭什么笑我们?”
陈长庚:“因为你的行为,让我觉得可笑。”
戴蓉:“什么意思?”
陈长庚:“你听说过一句话,叫作五十步笑百步嘛?可是,你们今天,却是五十步笑七步。你们在做最后一道证明题的时候,用了整整五十步,就笃定地认为其他人也要跟你们一样的愚蠢。殊不知,孔书成已经用了一种更加简便的方式,花了仅仅七步,就搞定了最后一道题。知道什么叫井底之蛙嘛?你们这群人,就是井底之蛙……”
戴蓉顿时花容失色:“你……你胡说!最后一道证明题,不可能只用七个步骤,就证明出来的。”
陈长庚顿了顿,然后淡淡一笑:“无知者无畏。戴蓉同学,如果你懂点儿弧微分的话,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戴蓉:“弧微分?弧微分……是什么东西?”
陈长庚没有说话,只是拂袖而去。
大约数秒之后……
彭一博突然用力一拍脑袋,大声惊呼:“哎呀,卧槽,弧微分,我踏马的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戴蓉:“……?!”
一群乌鸦从她头顶飞过……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