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虎啸

第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沾发而不湿衣的薄雨缓降,犹如袅袅白雾。

眼前的一切,都是朦胧。

啸儿支着颐,静静坐在房外的栏杆上。

远远的,宽心捧着一束翠玉荷叶缓缓走来,直到离啸儿五步左右之距,停下了莲步。

“小姐,我要靠过去罗。”虽然早早就瞧见啸儿投来的视线,她仍一板一眼地提醒啸儿。

“嗯。你去摘荷叶?”

宽心是头一个让啸儿不害怕的“人”——霍-除外,他不是人——因为宽心散发出来的气息是绝对的纯净天真,不带任何威胁。

“对呀,我想做些荷叶饭,要不,做只荷叶鸡也可以。少爷挺喜欢这两道膳食。”顺便再替东边来的野人熬锅荷叶粥吧,她记得他上回尝过,赞不绝口呢。

啸儿陡然轻“啊”了声。她怎么从没想到她能为霍-做些什么呢?填饱霍-的肚子应该是最好的方式了!好笨的她呵。

“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一块去厨房,做荷叶饭?”

“小姐你?”

啸儿忙点头。

宽心偏着头想了想,憨憨一笑,“好呀。”

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走进厨房,宽心开始切起种种配料,俐落的刀功看得啸儿目瞪口呆。

宽心……怎么不会切到手呀?明明就瞧见刀刀在她细白的食指间起起落落,却没有看到血肉横飞的惨状,只有一条条匀称等长的冬菇丝逐渐成形。

“你好厉害……”

听到啸儿的夸奖,宽心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双颊,“没有啦,因为我常常煮,所以就很习惯了呀。小姐若想帮宽心,可以先挑简单的工作做。”

结果,啸儿唯一帮得上忙的,只有清洗荷叶。

“好了,接下来炒料,先炒鸡肉,再来是虾米、冬菇……”宽心一项项将材料放妥。

“不能先放冬菇吗?”啸儿瞧见宽心特意先略过放在眼前的冬菇,反倒伸长手去拿虾米时,好奇地发问。

宽心愣了愣,“因为我从开始学这道菜时就是这个顺序,没变过。”

她从不曾想过这样的顺序一旦打乱,烹煮出来的菜肴会不会变了个味儿。

“那就试试先放冬菇。”啸儿顺手将冬菇丝倒进锅里。

“啊!可、可是……”宽心慌了手脚。

“再尝尝味儿有没有不好吃?”啸儿也对自己鲁莽的行动感到反省,她这个不会做菜的虎精竟然还敢指正别人!

宽心苦着小脸,脑中认定的“基本步骤”被啸儿一弄混,她当下失了主意,只能在啸儿的无声鼓励中小尝了锅里的配料一口。

“一、一样耶……”瞳铃眼儿睁大。

啸儿松了口气。

“原来……先放冬菇和先放虾米,炒起来的味道是一样的。”宽心小巧的脸蛋上漾着新奇的笑靥,像是发觉了天大的趣事一般。

“所以不用事事都死板地认定要先做什么、后做什么的,是不?”啸儿被宽心的喜悦感染,“接着呢?”

“接着……”

宽心发愣了好久好久,久到锅里的炒料开始褪了鲜美色泽,脑中空白一片的她才渐渐回神。

“我忘了,不过——”肩儿一耸,她将所有配料及洗净的米饭全搅和在一块,“没关系的,全下了。”

XXXXXX

窗外大雨倾泄,饭厅之内却是反常的静谧。

轰隆——

呀,有雷声!不下不,那道声音,像是劈进两个男人脑门中的“青天霹雳”,余响阵阵。

饭桌上有着十数道佳肴,一如以往。

饭桌旁的宽心正笑地为众人添饭,一如以往。

饭桌边的啸儿有些笨拙地应付着不听话的竹箸,一如以往。

然而……

荷叶鸡里缺了只鸡,反常。

糖醋排骨里少了排骨,多了几块颇似木炭的玩意儿,反常。

翠玉白菜里的白菜炒成了“黄”菜,反常。

更别提宽心递上来的荷叶饭里那一颗颗生的白米粒了。

“宽心,你身子不舒服吗?”霍-率先打破沉默。

过去,宽心只有在病迷糊时才会弄错料理的顺序,也才会端出一盘盘有失水准的菜色。

“没有,宽心很好,谢谢少爷关心。”

“有事,绝对有事。”孟东野凑到霍-耳边嘀咕。

孟东野的嘟喽并未传入宽心耳内,她仍喜孜孜地为众人布菜。

“今天在做荷叶鸡时我改了步骤,结果等荷叶蒸熟了,却忘了鸡还搁在砧板上。”她吐吐粉舌,“不过味儿没变,只是少放了只鸡。”

改了步骤?!霍-及孟东野愕然相视。

“大伙别客气,快吃。”

“你怎么会突发奇想地改了向来的习惯?”孟东野在宽心挟来一块黑不隆咚的“木炭”时,小心翼翼地藏起嫌恶的眼神。

“是今天小姐在厨房帮忙时,教我要‘随心所欲’,挺有趣的呢,是不,小姐?”

三道视线全落在单手握着箸,努力想戳起“木炭”排骨的啸儿身上。

“啸儿,是你教宽心的?”霍-挟了些青菜到她碗里。

“我、我只是……只是告诉她,试试看不按部就班的结果……”

“‘结果’就是桌上这些菜肴。”孟东野咕哝。看来今儿个甭想吃饱了,就算吃得饱,恐怕也得上茅房拉个过瘾。

“东野,对宽心而言,这是好事。”霍-为啸儿说话。

他明白孟东野必是因为他数年来都无法改变宽心根深柢固的惯性,而啸儿却三言两语就有此进展,所以感到嫉妒。

“我当然知道是好事……”孟东野不情不愿地小声接话。

既然知道,还不鼓励她?呆头鹅!

霍-的眼神传达出此番讯息,盂东野乖乖接收。

“宽心煮的菜无论步骤怎么改,还是一样好吃。”口是心非、睁眼说瞎话,就是他现今的写照。

宽心笑得更乐了。

“啸儿,也谢谢你。”霍-同她说道。

“谢我什么?”

“谢你在无心之间,做了一件我和东野都办不到的事。”他笑笑地抹去啸儿使劲戳排骨而飞溅到粉颊上的汤汁。

“对了对了,少爷,虽然下午我得擦完整座府邸的桌柜窗椅和洒扫大厅,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不可以带着小姐到城里去采买杏仁、榛穰、松子、菱角米?虽然时节还不到,但我想做腊八粥给小姐尝尝。”宽心娇甜的嗓音又响起。

“你想去?”霍-颇惊讶地看着啸儿,他以为她会相当排斥跨进人潮汹涌的热闹城镇。

“我可以吗?”她嗫嚅地问。

霍-笑咧了嘴,“当然可以。不过就你们两个姑娘上街,我不放心,要不,等我拟好明日的报状,我随你们一块去。”

“不用了,难道你还怕有人敢欺负我吗?”啸儿朝霍-露出小尖牙,暗指着她可是本性凶恶的虎儿呢。

霍-失声而笑,也不再坚持。

“好,就让你们两姑娘自个儿去玩,不过人心险恶,要多加小心。”他自怀里掏出钱袋,递给啸儿,“若在镇上瞧见什么好玩、好吃的玩意儿,就买下来。申时之前一定得回府来,否则我和东野就会去揪回你们,听到了没?”

“听到了。”啸儿柔顺颔首。

“好好去玩吧。”

在霍-首肯下,午膳过后,啸儿便与宽心一同前住城镇。

虽是蒙蒙细雨,无损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繁华热闹。

啸儿有些不习惯,她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穿梭在人潮之中,与人类比肩而行;也有些新奇,看着人群似忙碌似悠闲,笑着嚷苦,每张睑孔都挂着和善的模样,与她数百年来曾见过的人类有云泥之别,也……

与记忆中那一张张朝她踯石块的狰狞面孔不同。

“小姐,你说咱们再买些侞糕回去,好不好?”

啸儿蓦然由自己的思绪中回到现实,才发现宽心已经采买完杏仁,右手勾着她,站在卖糕点的小铺前。

啸儿愣愣地回道:“噢。”

“我还要糖糕和肉丝糕。”

糕铺的年轻伙计忙着打包宽心指名的糕点时,不忘瞥向啸儿。

“这位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啸儿轻怔。他……他看出什么了吗?

“虽然你的发上掩了黑纱,不过还是能看出偏黄的发色,还有你的眸子也跟咱们不一样。”年轻伙计将糕点递给宽心,收下碎银。“咱们这镇上时常有些外头来的人,发色有红有灰的,更别提那七彩眼珠子。哎呀呀,我没有恶意。”他瞧见啸儿大退一步,忙不迭地解释,“你别恼,我只是觉得姑娘长得很漂亮,想与你多聊聊,我不是坏人噢。”

说着,他还很谄媚地递给啸儿一块甜糕。

啸儿硬是不肯再靠近糕铺半步,防备的眼光,半分也不移。

“你调戏我家小姐,下回不跟你买糕了。”宽心气嘟嘟地拉着啸儿就走。

“都说了我不是坏人嘛,我只是长得像了点——”年轻伙计的哀号声在她们背后回荡。

“这种人最讨厌了,先是搭讪,夸你漂亮,接着就是问你闺名,再来就是家住哪儿、许人了没,偶尔再塞些食物讨你欢心。”宽心一副很明了的模样。

“这也是他们的‘步骤’吗?”

“没错。”宽心皱皱俏鼻,认真的模样让啸儿不由得一笑。

两人买妥纸条上所记载要买的物品,也额外买了好些妇女珠花及慰劳霍-他们的小点心,啸儿还在一个香包铺看中了虎形香包,在宽心哭丧着脸及不赞同的目光下将虎形香包戴在自个儿脖子上,不过她也另外为宽心挑了个角黍模样的讨喜香包。

“算算时辰,也该回去了,少爷他们会担心的。小姐要是还想来,下回咱们带少爷和东边来的野人一块过来,这样就不用赶着回府了。”

“好。”啸儿与宽心两手都拎满物品,离了热闹的城镇,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对了,小姐,待会儿到前头那座红白色府邸时,要放轻脚步噢。”宽心的小脸上添了抹害怕。

“为什么?”

“李家养了条好大好凶的狗,每回看到人就又吠又追的,好恐怖呢。”宽心的嗓音已经自动压低,生怕引来李家大狗的注意,“而且李家人几乎都不把狗给拴好,任它胡作非为。宽心上回被它追着跑,好在是遇到了东边来的野人,要不,宽心就要被它给啃了。”她抱怨着。

“狗会吃人吗?”

“我不知道,可还是小心点好……我最怕这种四脚的动物了。”宽心紧靠着啸儿,诚惶诚恐的神情让啸儿不知该不该告诉宽心,她也是属于她最怕的四脚动物之一,而且还是最凶猛的那种。

“嘘——”

两个女人屏住呼吸,蹑脚定过李家大门。

然而,有时愈是小心,愈是容易产生突发状况。

宽心怎么也没想到会被自己的裙摆一绊,发出小小惊喘,虽然立即捂住菱嘴,但已经来不及了!

巨大的褐色猛犬吠奔而出,吓得宽心花容失色,拉着啸儿拔腿就跑。

“小、小姐,快跑!”

“宽、宽心,你跑错方向了——”啸儿看着回家的道路离两人愈来愈远。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宽心只顾得自己尖叫,压根没听到啸儿说话。

褐色猛大眼见猎物逃窜,追逐的野性也就更炽旺了。

“汪汪汪汪——”狂吠声震天价响。

泪花乱坠的宽心领着啸儿在小巷内东奔西跑,紊乱的步伐跌跌撞撞,没发觉她们已被逼到人烟稀少的死巷!

“宽心!停下来!”啸儿忙拉住差点撞上石墙的宽心,宽心已经哭得无法自已,整个人抖颤个不停。

犬吠声逼进。

“哇哇——少爷、野人!救、救命呀……”宽心害怕地屈缩在石墙下,抱头大哭。

啸儿定定地站在她身边,不敢置信只是一只狗竟能将宽心吓成这模样,黄眸望着低低沉狺、蓄势待发的猛犬。

若她只是个与宽心同龄的姑娘,恐怕此时也不比宽心来得镇定吧?

可惜,她不是。

啸儿唤了宽心数声,但害怕的宽心只是一迳捂着双耳,以为不听不看就能赶跑恶犬。

“你怎么这么怕狗呢?”啸儿摇摇头,陡然抬起的澄澈目光让李家猛犬有些却步,但口中的嘶吼仍未停止。

该让这条蠢狗得个教训,别老欺负柔弱的小姑娘。

啸儿不退反进,向李家猛犬跨近,在李家猛犬极怒地朝她奔来之际,瞬间恢复虎形,虎啸声破口而出。

原先中气十足的犬狺倏然转调,沦为谄媚的呜咽,趾高气昂的狗尾也霎时垂头丧气地夹进抖颤的双腿间,接着便以比方才追逐猎物时更快的速度逃离啸儿眼前。

“宽心,没事了。”啸儿恢复人形,轻轻拉开宽心捂耳的双掌。

“狗……”

“跑了。”啸儿指向李家猛犬逃窜的方向。

“跑了……真的耶,小、小姐,是你赶跑它的吗?”宽心的声音仍抖个不停,牙关频频打颤。

“算是吧。”啸儿扶起宽心,抹去她哭得纵横交错的泪痕,“狗没什么可怕的呀。”

宽心吸吸鼻,“我不是怕狗,事实上我怕的是……”她的细指点了点啸儿挂在胸口的虎儿香包,连说都不敢说出“老虎”两字。“那种曾被压按在利爪底下的恐惧,让我光瞧见四脚的猫犬都会吓哭。”

啸儿怔了怔,“被压按在利爪底下?”

什么意思?

“小、小姐,咱们快回家去,雨好像又要变大了……”一刻也不想再待在城里的宽心,胡乱捡拾方才逃命时所弃散的物品,未曾发觉啸儿的惊骇。

“喔……好。”她任由宽心握着她的柔荑。

接着,大雨倾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