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谋杀似水年华

第三十三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2010年,12月。
淀山湖畔,寒冷冬夜。
看着窗外一片虚无的黑色,小麦抹去脸上的泪花。
耳边,却仍回响十年前炎热的夏夜,那首少年用吉它弹唱的歌。
许多年后,她才知道这首歌是《美丽新世界》,原唱的是位摇滚诗人,他的名字叫伍佰。
独坐到十点钟,忽然有人敲门,她小心地在猫眼里一看,却是男朋友的爸爸。
他来干什么?
小麦整理了一下头发,尽量不要被人看出刚哭过,才缓缓地打开了房门。
“伯父,有什么事?”
眼前高大魁梧的男人,先露出发哥似的微笑,又皱起浓密的眉头问:“小麦,你和盛赞是不是出了些问题?”
“哦,没什么,只是一些过去的事。”她赶紧让开来说,“请进来说话吧。”
盛先生很有礼貌地走进来,像慈父那样坐下:“如果,盛赞做了什么错事,请你告诉我。”
“没有”小麦踌躇了几秒钟,看到盛先生柔和有力的眼神,却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还是咬咬牙决定说出来吧,“几天前,我在好朋友钱灵的葬礼上,看到了伯父你和盛赞。”
“嗯,你也知道,钱灵是我的公司重要员工,我应该去参加她的葬礼至于盛赞嘛,我可以像你坦白,从前他和钱灵谈过恋爱。”
她没想到盛先生如此坦率地承认了:“谢谢。”
“你一定觉得很伤心,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事情,钱灵和盛赞都没有告诉过你?你觉得自己被关系最好的两个人欺骗了?”
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父亲,小麦悲伤地点头:“是的,伯父。”
“两年多前,我就知道钱灵和盛赞在谈恋爱,当时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是一年多前,钱灵主动提出要跟他分手,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我知道自从他和你谈恋爱以后,就再也没提到过钱灵半个字,我相信我的儿子不是那种轻浮子弟。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教育他为人不能欺骗,无论对他爱的人还是爱他的人当然,他不该对你隐瞒,但至少他没有背叛过你。”
他说了一长串为儿子辩护的话,也可看出这个父亲的良苦用心,不希望儿子因为这种原因,再次失去最喜欢的女子而这个女子也深得盛先生夫妇的欢心,似乎已注定是理想中的儿媳。
“好吧,我也知道他不是那种人。”
“希望你们能够幸福。”
盛先生微笑了一下,即便到了这把年纪,依然有成熟男人难掩的魅力。
“我会耐心接受他的解释的。”
小麦把男朋友的爸爸送到门口,他却突然转回头说:“对了,盛赞说你最大的爱好是在网上购物?”
心底不由得一阵紧张,是有钱人瞧不起宅女的兴趣?但以前不就说过了吗?她决定还是继续坦率下去:“是的,因为网上购物又便宜又方便。”
“其实,我也不觉得网购是什么丢脸的事,也请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难以接近。小麦,我会支持你的!加油!”
盛先生给了她一个淳厚的微笑,便退出房间下楼去了。
重新关上房门,小麦摸着狂跳的心口,嘴里默念着“魔女区”......
只安静了十分钟,却又响起了敲门声,这回猫眼里看到的是男朋友自己。
打开房门放他进来,小麦平静地说:“是你让你老爸来求情的?”
“我父亲从没欺骗过任何人,他是我从小心目中的偶像,我想他说的话,别人是不会不相信的。
看来他还蛮有把握,觉得只要老爸出马,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看得出,你父亲是个优秀的男人。”她还是有些失望,“可是,你自己就不能说吗?”
“我说了啊,可你不信。”
“不是不信,而是感到难过。”
盛赞却从背后搂住她,温柔地抚摸她的秀发,鸡啄米似的亲吻她的耳朵,喃喃耳语:“对不起,亲爱的,我是多么地喜欢你,不想要失去你。”
恐怕,任何女人都受不了帅哥这样的攻势,小麦也感觉坚硬的心渐渐融化了。
她无力地倒在床上,看着眼前英俊的脸庞,竟像做梦一样,不知还可以麻醉多久?
忽然,盛赞从背后拿出一个小盒子。
看到那个玫瑰色的盒子,小麦的心跳便不由自主地加快,恐惧地蜷缩在床头。
他故作神秘地打开盒子,拿出一枚耀眼的钻石戒指,放在女朋友的眼前闪烁光芒。
小麦认出这是卡地亚的最新款,因为淘宝上有类似的假货尽管如此,这枚价值数万美元的钻戒,仍然让她感到意外,双眼被刺痛的瞬间,却已怦然心动。
盛赞的双手不住颤抖,似已排练过好几次,但说话还是结结巴巴
“小麦......虽然......我知道......知道......这有些......突......突然......但我......我不想再......再等待了......嫁......嫁......嫁给我吧!”
她看着他的眼睛,他目光里闪烁的激动,他手上闪烁的钻石,仿佛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仿佛只是一场太过真实的幻觉?
三个月前,盛赞向她求过一次婚,记得是另外一款的卡地亚。当时,小麦泪流满面地答应了,却没想到他不久却提出了分手,而她立即将那枚钻戒还给了他。
这一次,又将会是怎样的结局?
就在她沉默放空的时候,盛赞却再次坚定地大声说:“田小麦,你愿意嫁给我吗?”
田小麦几乎就要投降了,慌忙中却想到一条理由:“可是,我身上带着重孝,过几天还要去给父亲下葬。”
“没关系,我可以等!”他似乎早已预料到小麦会这么说,不慌不忙地抓住她的手,“小麦,我们可以一年后再结婚,但希望你现在答应我!”
他求婚的样子真的很帅,就像传说中的白马王子,也像一个无情的职业杀手,哪个女人都逃不过他手心。瞬间,小麦被他的眼神刺中要害,深深钻入心底,似乎已没得选择。
终于,她投降了,缓缓伸出了手指。
盛赞牢牢握紧她的左手无名指,小心翼翼地将戒指戴上去。
就像为她订做似的,尺寸居然一分不差!小麦在心底叹息一声,这大概就是所谓“天意”。
“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男友热烈地抱住了她,不停吻着她的脸和嘴唇,她却是默默地承受。
他像个孩子似的跳起来,由衷地笑着说:“明天上午,我们全家要去看松江的独栋别墅,那将是我们的新房放心,父亲只会给我出首付的钱,以后的贷款全部由我自己来还,我会加倍努力地工作,让那套房子真正属于我们两个。”
“其实,等你爸爸退休以后,他的整个公司不都归你了吗?”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也不能守株待兔吧?”他压根就没听出讽刺的意思,“何况,至少现在我仍是一个外科医生。”
“好吧。”
她淡淡地笑了一声,又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真是要了命的漂亮啊。
盛赞又吻了她的额头,刚想要继续吻下去,却被她温柔地推开了。
“今晚,我还想一个人独处。”
明显是赶他出去的意思,但她都戴上了婚戒,盛赞也不再担心什么了。
他规矩地退出房间,给了她一个飞吻:“晚安。”
田小麦再次靠在门后,将戒指放到嘴里轻轻咬着,难道明天就要嫁给他了?
可是,她又极度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十年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