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情定功夫男

第八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礼拜天的下午,戎戎在作画,但画得心不在焉。
孔承杰一早就带着学生去爬山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回来,开始有点后悔自己没跟去。
想去,可是她没运动细胞,平时又缺乏运动,突然间要去爬山,怕自己会成为他的负担,要是全队因为她一个人走不动而下不了山就糗大了。
尽管她是很愿意配合他的休闲嗜好啦,但还是等她练好身体再说吧。
“哈啰,戎戎。”凌夫人笑咪咪的敲门进来,“你可不可以帮我画张像?”
“当然可以。”她正愁太无聊,五妹已经在她脚边打盹睡着了,凌夫人来得正是时候。
“好久没让人画像了,我这个姿势可以吗?”凌夫人在沙发坐下,双腿交叠,姿态优雅。
“这样可以,脸稍微偏左一点点”戎戎专业的指点,“对,很好,向着阳光。”
一个小时后,凌夫人看着自己的画像,喜滋滋地。
“哇,你把我画得这么美,让我好好报答你一下。”
她把戎戎拉到自己的美容室去,让她躺进美容椅里,开始为她洗脸。
“放心,我有美容师的资格,保证你做完脸后会美丽好几天。”凌夫人熟稔的开始为她脸部按摩。
戎戎舒服的躺在美容椅中,耳边听着美妙的钢琴音乐,觉得无比安适。
原来凌夫人还有这个嗜好,这间美容室设备齐全,看来她对美容真的很有研究。
“我们女人千万不能变成黄脸婆,像我,虽然生了两个儿女,但对保养还是很注重。”
“凌夫人的皮肤保养得很好。”戎戎由衷地说。
“你的更好。”她笑道:“细皮白肉的,难怪承杰会喜欢你,还为你在欧风小馆打架哩,真好。”
“他那次不是为我打架啦。”她已经跟人解释过千百遍了,可是都没有人要听,坚持孔承杰开打是为她争风吃醋。
“不管怎么样,看到他跟你谈恋爱,我们都放心了。”凌夫人开心的说:“以前怕他对圆月太死心眼,原来这孩子不会钻牛角尖,他肯放开心怀实在太好了,你比圆月更适合他。”
“你的女儿一定长得很美吧?”
美妈生美女,凌夫人相貌秀丽,她生的女儿必定不凡。
“从小到大,她都有石盘之花的称号。”她随手将一只相框拿到戎戎面前。“喏,这两个家伙就是我生的,左边是圆月,右边是弯刀。”
“好像!”她一看惊呼一声且惊为天人。
明眸皓齿的佳人,剑眉挺鼻的帅哥,不知道生下一对俊男美女的感觉是什么?
一定很爽。
凌夫人把相框摆回原位。“他们是双胞胎,以前常常让我躁心,现在都已经结婚了,我也不必再为他们担忧,要烦恼的只剩承杰而已。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要结婚啊?”
“啊?”戎戎闻言傻眼,可是脸上被敷了一层厚厚的东西又开不了口。
电话铃响解救了她,凌夫人擦干手,接起电话。
“圆月啊什么?要回来你跟冠驰怎么了他欺负你?我才不相信,你武功比他高,你不欺负他就不错了好、好,要回来就回来”
凌夫人挂了电话,二十分钟后,戎戎脸上的面膜被洗掉了,她才有机会开口。
“圆月小姐要回来啊?”假想敌要出现了,她好紧张。
凌夫人笑了笑,“是啊,这孩子大概是和老公闹别扭,说要回来住几天。”
戎戎的心,莫名感到不安忐忑。
人家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她还怕什么呢?怕孔承杰对她余情未了吗?怕情人节那天发生的事又重演一遍?
他们才定情没多久,如果他看到圆月,会不会又转移心意,后悔和她在一起呢?
☆☆☆☆☆☆
晚餐时分,凌家大家长凌道南因为去探望伤友,所以没见着突然跑回家的女儿。
戎戎对圆月的美丽自叹弗如,她真的就像天上的月亮般,散发着吸引人的丰采。
圆月开朗健谈,又衣饰得宜,她不懂孔承杰怎么可以默默爱着她这么多年而不展开追求,真是圣人也不过如此了。
“为什么跟冠驰吵架?”孔承杰的询问听起来纯粹只有兄长式的关心。
“听完后你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圆月蹙着眉心,
“他居然想在莫家的土地上盖观光饭店,我不同意,我们就吵起来了。”
“那是他家的土地啊,他有权做主。”凌夫人笑道。
“可是这样会破坏石盘镇的自然风光。”她不同意地说:“而且这么一来,那些开民宿的老百姓不就没有生意可做了吗?”
凌夫人调侃道:“女儿,看来下届镇长选举,娘亲我非推举你出来参选不可,这样爱乡爱民,实在难能可贵,为母佩服、佩服。”
“妈!”圆月不依的嚷。
“圆月,你不能说观光饭店对石盘镇完全没有助益。”孔承杰沉吟了一会后说。
她扬起睫毛,“可是我觉得民宿比较有味道。”
“可以各取所长啊。”戎戎忍不住开口,“观光饭店可以吸引那些不喜欢住简朴民宿的观光客,饭店同样可以聘请开民宿的业者帮忙,让饭店的经营多一丝乡间的人情味,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戎戎所说的未尝不是个好方法。”凌夫人很赞许。
圆月也眼睛一亮,“很有道理。”
凌夫人趁机替女婿说话,“既然问题解决了,那你住两天就乖乖回去,和冠驰好好沟通,不要无理取闹。”
“再说吧。”圆月敷衍地道,想起了件事立即兴致勃勃地道:“戎戎,听说你是画家,我可以参观你的画室吗?”
她对美术有天分,也曾想往建筑设计方面发展,只可惜没有继续进修,因此听说戎戎会画画,就对她产生了奠大的兴趣。
“当然可以。”
原以为圆月的美丽会是个威胁,但与她面对面,戎戎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根本看不出圆月对孔承杰有任何一丁点情愫。
看来“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要修改修改了,近水楼台也未必得得了月,如果月娘无意,住多近都没用。
孔承杰大概就是察觉了这一点,所以连表白也省略,直接决定让深藏的感情升华为兄妹之爱。
真是难为他了,这么做的心情想必很痛苦
“吃只鸡腿,你整晚都没夹莱,不知道只有白饭你怎么吃。”
孔承杰的声音伴随着大鸡腿落在戎戎碗中,她瞪着那只大鸡腿,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不讲她没发现,因为太紧张圆月回来的关系,她心不在焉地埋首扒饭,连菜都没夹。
有圆月在,他还分心关心她,她好感动。
她还以为圆月一回来,她就会被冷落在一旁呢,因为吴妈做了一桌子圆月爱吃的菜,其他人都是配角,凌夫人对圆月的关心更不用说,流露出满满的母爱。
她以为孔承杰也一样,圆月回来了,就会将她摆在一边。
现在事实证明,显然她这个想法是错的,看着毫无诗意可言的白斩鸡腿,她又好想哭,但这次是感动得想哭
☆☆☆☆☆☆
戎戎煮了一壶咖啡,她的画室顿时飘满了咖啡香。
“谢谢。”圆月接过咖啡,有些意外之喜。“刚才吴妈宰的那只老母鸡太肥了,现在喝杯无糖咖啡刚好去去油腻。”
她噗哧一笑,“吴妈一天喂它们六餐,所以它们都超重了。”
圆月眼中闪着顽皮的笑意,“吴妈怎么可以把自己的饮食习惯加在母鸡身上呢?太不人道了。”
她闻言大笑,“就是说嘛。”
在和圆月聊天之后,戎戎的心情陡然开朗不少,下午为了圆月要回来,她还坐立不安了好久,真是太傻了。
“你现在和承杰哥在谈恋爱?”啜了口咖啡,圆月感兴趣地问。
她红了双颊。“他告诉你的?”
“我看出来的。”圆月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除了我妈、我和吴妈,承杰哥没有对任何异性表示关心过,可是刚刚吃饭的时候,他夹了鸡腿给你吃,不是吗?”
“我们才刚刚开始在一起。”
她由衷的替他们高兴。“真好,承杰哥终于动心了。”
她和弯刀各自找到幸福之后,也希望承杰哥能够跟他们一样,找到共度一生的女子。
“你为什么不选择他?”戎戎忍不住问起她最关心的问题,像孔承杰这样的男子,该是全天下女人希冀的目标才对。
“我也不知道。”圆月捧着咖啡杯,认真的想。大概是从见面的第一眼起,我就认定他是我哥哥,所以没办法对他产生爱恋的心吧。”
“可是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啊。”她觉得不可思议,如果是她,一定会忍不住爱上如此优秀的兄长。
“我真的只把他当做大哥,有时还埋怨爸爸怎么没早点把他带回来,让我被顽皮的弟弟欺负了好几年。”
想到这里,圆月忍不住微笑。
弯刀顽劣成性,却又喜欢在她面前充“大哥”,她很不服气,姐弟俩经常斗嘴,难分辈分。
但承杰哥就不一样了,他内敛沉稳,少年老成,自从他八岁那年来到凌门之后,就一直宠溺她、保护她,凡事替她出头也替她扛,让她百分之百有当人家妹妹的感觉,从姐姐降格为妹妹,她降得甘之如饴。
“圆月。”孔承杰在敲门。
“什么事?”圆月起身开门,看见门外的孔承杰一脸似笑非笑,戎戎也好奇的凑过去。
“有人找你。”
她扬起睫毛,“谁?”
他低声笑,“莫冠驰。”
她的眼立即笑眯成一对弯月。“他跑来啦,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定是妈通风报信对不对?”
圆月一副甜蜜小女人的模样奔出去找老公了,几个小时不见,她已经开始想念他,她不要再跟他吵了,他们会好好沟通。
长廊上,只剩孔承杰和戎戎。
“要不要出去走走,今晚有夜市。”他悠哉地问,这个小女人,她的模样似乎有些不同,仿佛有些事已经豁然开朗。
戎戎很兴奋,“好啊,我要吃霜淇淋。”
离开台湾三年,她好久没吃夜市卖的那种霜淇淋了,真是怀念。
“刚吃完晚饭又要吃?”他打量她的身材,剑眉一挑,其意不言而喻。
“怎么了?我很胖吗?”她有点担心的问。
自从来到凌门之后,她确实吃多了一点,都怪吴妈的手艺太好,害她多了一点肉。
孔承杰徐缓地道:“以后每天早上和我一起练武。”
“是,少馆主!”
她把自己的手交到他手中,两人相视一笑,准备去逛夜市。
她心中那块小小的陰影似乎渐渐移走了,她不再担心她的假想敌,反而多了一个谈得来的朋友,她知道自己今夜铁定会有个好梦。
☆☆☆☆☆☆
戎戎和孔承杰在一起的消息,经过吴妈多方努力的奔走相告,整个镇上的人几乎都知道了,水仙幼稚园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莫冠欣有接受事实的雅量,纵然人缘不错,戎戎还是度过了一阵被冷嘲热讽的痛苦期。
最夸张的是郭莉容,她居然辞职以示抗议。
何团长也很大方的放她走人,她乐得这么做,因为郭莉容上课经常心不在焉,整天只知道趴在窗台往隔壁的武道馆看,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都没有。
郭莉容就这样含恨离职,而何团长很高兴自己省了一笔遣散费又可以除掉一名没有建树的员工,她慷慨的请大家吃了一顿,最感抱歉的是戎戎,她觉得一切事端都足因她而起。
“别傻了,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没有你,承杰哥也不会和郭老师有任何结果,你别再怪自己了。”莫冠欣一再安慰她。
戎戎感动得吸了吸鼻子,“阿欣,谢谢你”她真是幸福,有这么多好朋友。
“晚上一块儿到欧风小馆吃饭好不好?葛瑞凡说有一道新的料理要请我们尝尝”她兴匆匆的提议。
“晚上不行,我要和承杰去看画展。”
这两个礼拜来,他们都是四人行,可是她看出阿欣和葛瑞凡之间似乎有些微妙的变化,只是这两个人都没发觉。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她很失望。
“我们不去,你自己也可以去啊。”戎戎鼓励她。
“我自己去?”她张口结舌,随即慌乱摇头。“不,不要,这样不好,我一个女孩子跑去那里吃饭,会给人家说闲话。”
戎戎奇怪的看着她,“你第一次不也是自己去,况且吃个饭有什么闲话好说?”
她在法国还不是常常和男性朋友相约吃饭,也没听过什么蜚短流长啊?
“反正就是就是不妥啦。”莫冠欣涨红了脸,上课钟声一响恍如救星,她连忙推开椅子,匆匆拿起教材。
“我要去上课了,改天再聊。”
她落荒而逃的举止让戎戎更加确定心中所想。
微微笑了起来,晚上她要和承杰好好谈谈,如果能因此促成一段异国恋情,也算美事一桩。
☆☆☆☆☆☆
音乐画展。
这场中部重量级人物几乎都出席的盛宴,是历年来少见的国际级大师画展,因此吸引了各方的艺术家前来欣赏。
主办单位在画展内贴心的准备了欧式自助餐点,让来宾们自由取用、随兴交谈,造就一股热络优雅的气氛。
戎戎一身正式的白色削肩晚装,孔承杰也难得的身着笔挺西装出现,顺长的身形、英俊的眉目,尔雅的贵族气质令戎戎忍不住一再偷眼望向身边出色的男伴。
“水晶吊灯下有个男人一直盯着你看,你认识他吗?”拿着白色餐盘取餐,孔承杰若无其事地询问她。
戎戎正处在看完画展的兴致盎然中,听到此言,
这不会是她爷爷派来找她的
她尽量不着痕迹地朝水晶吊灯的方向看去。
一名年约三十出头的男子,考究西服、整齐发型、身材高大,见戎戎看过去,他面露微笑,举杯颔首朝她致意。
人家对她笑,她也只好匆匆对陌生人笑了笑,赶忙将眼光调回。
她苦恼的皱起眉心,“我好像应该不认得他。”
她不确定,但也不保证,她从没在爷爷身边看过那个人,但搞不好是她爷爷的新心腹也说不定。
“看来是他仰慕你。”那人的意图很明显,如果戎戎身边没有男伴,他大概就会过来搭讪了。
“仰慕我?”她觉得不可能。
她今天的衣饰并不华贵啊,身上的洋装简单大方,皮包和鞋子都是旧的,除了颈上的白金项链,她连贵重点的首饰都没戴,比起过去参加舞会时穿的华衣美服要逊色一百倍。
“以后穿得保守点。”孔承杰的眼光落在她的v字领上,小小的领口微露酥胸,虽然适当的裸露是种社交礼貌,但他并不乐意太多男人分享她的性感。
她清丽得像朵百合,稍微性感一点的穿着使她柔和了娇柔与纯真,纯白晚装又令她看起来粉嫩而秀丽,柔软的长发被在肩上,夹在一堆时尚装扮的女性当中,她很难不被注意。
戎戎变起红唇,笑意浮现在眼底,“你在吃醋?”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挟了一块烧烤小牛肉搁在她盘中。
“谢谢。”她的笑意更深了。“我答应你不会再穿这样的衣服,以后都把自己包得紧紧的,大热天也会穿着外套,连手臂也不露出来”突地,她住了嘴,心中大呼不妙。
那人
老天!是东堂!
他居然在宾客里,而且显然在找人,找的应该就是她!
她搁下餐盘,食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她哪还有心情吃东西,要是被他给逮到,她好不容易获得的自由就泡汤了,搞不好还会因为爷爷的门户之见,要被迫和心爱的人分离
正拧着眉心思索问题,视线不期然的与言东堂对上,戎戎心下一惊,思绪抛到九霄云外,立即拉起孔承杰,撩起群摆。
“我们走!”
她怪异的行为引人侧目,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逃命要紧。
“怎么回事?”孔承杰反手定住她手腕,不让她动弹,黑眸锁在她慌张的小脸上。
“快走,以后再跟你解释。”她急得很,偏偏拉不动力气惊人的他。
或许是她语气中的恳求意味太浓了,孔承杰虽狐疑的盯着她几秒,可最后终究松了手,任由她拉着自己乱窜。
他们离开画展会场,室外是车水马龙的商场,一排排店家亮起霓虹灯,热闹的夜正要开始,到处都充满出来狂欢的周末夜人潮。
戎戎回头查看敌情,言东堂正如影随形的追了上来,她一急,赶紧加快脚步,专往人潮密集的地方钻。
“我们进去。”
她胡乱拉着孔承杰冲进一间黑摸摸的店。
嘈杂的音乐震得戎戎耳膜快破了,这是一间人声鼎沸的酒吧,看起来不怎么高级,生意却很好,里面挤满了人,灯光极暗,每个人都摇头摆脑的跳着舞。
她咳了两声,酒吧里烟雾一片,几乎人手一烟,哪还有什么空气可言?根本全被烟雾弥漫了。
“我们我们还是出去吧”
她仰头对孔承杰说,有几个喝醉的年轻男女跌跌撞撞走过来,分开了他俩紧紧相握的手。
“承杰!”看不见他,她突然觉得心头很慌。
“小姐,在找人吗?”
两名獐头鼠目的年轻人在此时围住她,笑嘻嘻地将她逼到角落。
“你们走开!”空气很差,她都快要窒息了,这两个人又靠得这么近,让她毛骨悚然的想起某些电影的强暴片段。
“小妞,来这里就是要happy,你摆什么架子?”其中一人邪恶的拿出一颗药丸。“把这个吞了,你就会现出原形,到时候”
“我不要!”她拼命扭动颈子,放声大喊,“救命!救命啊!”
她的声音被震天价响的音乐淹没了,就算旁边有人听到,也好像置若罔闻,继续摇他们的头,连抬一下眼都嫌多余。
戎戎心凉了半截,看来她是在劫难逃了,没有人会来救她的,在这里看得见的根本不是人,他们像是行尸走肉,受毒品的控制而丧失心性。
“不吃不行。”那人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强迫她吞下去。
戎戎死命咬紧红唇,她绝不能吞下药丸,就算他们拿出力来威胁,她也绝不碰毒品。
“老子叫你吃就吃啊!”
他突然哀嚎一声,背后受袭。
“承杰!”
戎戎双眸一亮,连忙奔向熟悉的怀抱。
“你没事吧?”黑眸仔细审视怀中的宝贝,孔承杰脱下西装外套罩上她肩头,要不是她一身白衣很显目,他不会那么快找到她。
她拼命摇头,“我没事,这里好恐怖,我们快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一群人向他们两人靠拢过来,矛头指向孔承杰。“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们海联帮的人,真是不要命了给我打!”
孔承杰冷嗤一记,海联帮的人朝他围攻上去。
“不要打了!”
戎戎大喊,她信任他的功夫,可是在酒吧闹事毕竟不妥,要是上了警局给凌馆主夫妇知道
几分钟后,没有意外的,孔承杰只有嘴角受了点伤,那几个年轻人就惨了,全部倒在地上直不起身。
戎戎正感到松了口气,想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突然看到一个年轻人歪歪斜斜的从地上爬起来,返身拿起吧台上的酒瓶,使尽力气往孔承杰头上砸。
“去死吧你!”
“小心!”戎戎大喊。
酒瓶从孔承杰脑后砸落,他身形一斜,脑袋躲过酒瓶的攻击,肩膀却没躲过,顿时血流如注。
尖叫声四起,戎戎冲过去,大眼里泪光充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